没塌房的爱豆都去舞台剧市场再就业了

发布日期:2022-08-06 06:17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周四,丁泽仁的名字在微博“爆”了,站姐实锤爆料,错付的四年时间里,用300万换来了对方的谎话连篇。

  而在七月底,开心麻花才官宣丁泽仁加盟年度大戏《七平米》,并且在这部剧中实现他的”“跨界首秀”。事情一出,买了票的小左焦急等待退票,超话里也有昔日“大粉”号召粉丝们催促开心麻花尽快处理。但直到今天都还没有退票,只有被默默换掉的封面和演员名字会让人想到这场闹剧。

  同一个夏天,前NINE PERCENT成员林彦俊主演的音乐剧《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开售即秒空,X玖少年团及前R1SE出身焉栩嘉,借话剧《皮囊》登上热搜。这些曾经以爱豆身份,成为打投人青春记忆的一个个名字,近几年,开始登上剧院的卡司表了。

  在“内娱没有舞台”的当下,似乎“拯救”了不止一位爱豆接不到舞台相关工作的现状。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爱豆粉丝们为自己的哥哥、姐姐们终于有新工作而抽奖庆祝时,大量负面声音,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剧圈“爱过恨过”的《声入人心》

  2019年,在剧圈还没来得及从《声入人心》第一季带来的蝴蝶效应中缓过神来时,《声入人心》第二季官宣了。

  作为2018年备受关注的综艺之一,《声入人心》第一季以新颖的模式,带领大家走进了声乐这片未曾被过度开垦的“荒漠”;也让音乐剧演员阿云嘎、郑云龙等人的剧目变得“一票难求”,甚至因为抢票太难上了热搜。而2018年,恰好也是内娱选秀元年。

  在2019夏天官宣的《声入人心2》名单中,就有参加过偶像元年选秀,成绩还不错的郑锐彬。

  彼时他改名为郑艺彬,粉丝们认真向剧圈解释自己的爱豆是中戏音乐剧专业出身,以《声入人心》的甄选标准来看,完全没毛病。

  同一届《声入人心》中,也有《青春有你》第一季选手周士原。不管是郑艺彬,还是周士原,由于他们参与过爱豆选秀,与选秀出道组的人气仍存在一定差距;而爱豆饭圈,一直以来也因为控评、做数据等现象被外界不断误解。因此,官宣当天,两人的相关微博中不乏大量质疑的声音,甚至第一次,有了“人气不太高的爱豆来演音乐剧是因为接不到工作”的说法。

  但其实,郑艺彬早在《偶像练习生》初舞台,就已经演唱过《Alexander Hamilton》这首经典的音乐剧歌曲。

  三年后的现在,再提及作为音乐剧新生力量被更多人熟知的郑艺彬,剧粉小鸯会疑惑地问:“原来他以前是爱豆吗?”

  而当初官宣郑艺彬主演经典音乐剧《吉屋出租》中文版时,评论前排呼吁“求求二轮巡演换个Roger”的情形,也不复存在。在不断有爱豆向剧院靠拢时,音乐类专业出身、通过《声入人心》第一季被大家熟知的方书剑和黄子弘凡,加入《华彩少年》成为了“秀人”。他们的名字开始和一些耳熟能详的秀人并列被提起,在当时颇有些出乎意料。

  某大型音乐剧制作公司的一位演出制作人直言“当时方书剑的决定,使他失去了一些音乐剧的参演机会。”

  爱豆纷纷走上剧院舞台,《如梦之梦》的肖战、《铁流东进》的张真源,都曾引发抢票系统卡顿。

  而爱豆们走进剧院,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又将对剧场行业带来怎样的新影响,或许要同样用几年时间,才能见分晓。缺乏舞台的内娱,多一个机会错了吗?

  多方面作用下,爱豆们的舞台越来越少,生存环境日益严峻,也难怪“2019年的内娱”这个词条,几天前登上了热搜。

  从《超新星运动会》多个团大乱炖的场面,到因为人气爆棚的剧目快乐磕上大势cp…曾经的内娱,真的很有趣。但现在,剧组里的爱豆比舞台上的爱豆更多,可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舞台已经成为了稀有物。

  在抖音上翻跳韩团舞,成为一部分爱豆展示自己唱跳技能、回应粉丝支持的方式。比如,《创造101》出身的李子璇、前THE9成员孔雪儿、《青春有你2》选手王承渲。

  但还好,去年有《爆裂舞台》让陆柯燃、陈卓璇等一部分女团成员实现了跨团合作,收获无数好评的音综《声声不息》中,也有安崎挑战粤语歌曲的身影;暑期来临,接踵而至的各地音乐节名单上,王子异、姚琛、喻言等赫然在列;

  舞台粉小锦认为,央视晚会这样的平台,只有少部分人才能拥有机会,所以在当下的情况下,还能有舞台的人,都挺厉害的。

  所以,爱豆进剧院,本质上只是想拥有更多登上舞台的机会,只是因为这类舞台都在剧院里,而剧院本身又具有着区别于爱豆粉丝群体的固有受众。

  在爱豆产业非常十分完备的韩国,一直都有音乐剧邀约爱豆出演的传统,但被邀约的爱豆,大部分都兼具实力与人气——剧院对唱跳的高要求比打歌舞台更甚,同时,爱豆的人气也能带动剧场收益。因此在韩国,大部分时候,爱豆与剧方可以形成互利的平衡,同时,剧目的质量都不错。

  小鸯还记得前两天在微博上看到了“华语音乐剧不能没有韩国音乐剧”这个说法,失笑的同时,内心认同。

  但这也合理,因为表演专业出身的爱豆,即便不做爱豆,也会利用学校的资源到处去试戏,不止试影视剧,必然也会去试话剧、舞台剧。真正构成矛盾的,是差强人意的表现。

  就像爱豆粉丝圈的一条微博所说“爱豆去剧院里锻炼是好事儿”,可是,爱豆该提升业务能力的地方本该是练习室。

  剧院实践无疑可以带来能力的提升,但如果连登上舞台的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单纯把剧院当做“试错”、“曝光”的机会,就不能怪粉丝之外的观众抱怨这类人不够专业了。

  剧粉鸡翅坦言,花钱买票的剧粉们所追求的,不过是舞台质量罢了。流量与初心,是否能兼得?

  爱豆与剧圈最激化的一次矛盾,出现于《近乎正常》中文版官宣伍嘉成、段奥娟出演的微博评论区里。

  或许是因为沟通的方式不恰当,又或是长期累积的隔阂,这次争执很快从单纯对卡司的不满,演化成两类群体的对立。以小见大,剧粉对爱豆粉丝的不满,大多时候都是因为两方面:

  控评这个方式,起初粉丝们为了避免那些“为黑而黑”的辱骂言论出现在微博评论区前排被爱豆本人看到,而自发开始的保护行为。

  但在之前,剧目官宣卡司的微博,更多是剧粉为了让喜欢的剧目后续能巡演到自己的城市,在评论区发表建议,为了让剧方看到的平台。发表言论的平台被千篇一律的空瓶占据,剧粉的不开心也在情理之中。

  爱豆应援文化放在爱豆演唱会中可以营造感动的氛围,但放在剧院里的确不太合适。

  《声入人心》第一季之后,因为大量非剧粉涌入《声入人心》成员的粉丝群体,曾经有官方后援会带头组织在音乐剧演员们的拼盘演出上,通过“应援色”争取所谓排面。

  而在《我的遗愿清单》这部音乐剧的演出过程中,也总有粉丝“自作聪明”地接话影响到舞台上的表演,让人出戏。

  比如方书剑饰演的“刘宝”因为疾病正欲哭泣,突然有粉丝在台下带着哭腔喊“不要哭”。久而久之,有些剧粉会说对饭圈“ptsd”,完全可以理解。

  与粉丝视角不同,对于演员而言,不管是音乐剧科班儿出身,还是爱豆转行演音乐剧、话剧;不管是出于热爱,还是单纯为了曝光,没有对错之分,保证舞台质量最重要。

  阿云嘎主演中文版《罗密欧与朱丽叶》时,曾经因为一些不尽如人意的细节,引发了喜欢法语原版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粉丝的不满。

  由此可见,即便是热门的“上座率担当”阿云嘎,在剧粉的世界里,也一样没有特权。在各行业寒冬,音乐剧制作方、出品方同样不容易。

  再次回看18、19年,引进剧目井喷式地开启国内巡演,《法罗朱》、《法扎》、《法红黑》、《Nddp》、《玛蒂尔达》每一部都堪称启蒙或经典,就在疫情爆发前,《歌剧魅影》才刚刚官宣巡演计划,而后又因疫情搁置,直至今年通过汉化重启。那时,大部分叫座的中文音乐剧,如文化广场主打的《我的遗愿清单》、《拉赫玛尼诺夫》也并不是华语原创,而是引进自韩国。

  因此,保利、缪时刻、聚橙、文化广场、大船文化等多个音乐剧出品方,在2019年开始了一系列新生扶持计划,通过“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等项目,激励本土原创的发展。

  而现在,的确有诸如《在远方》这样的剧目,证明了华语原创的实力。当下,经典汉化如火如荼,原创剧目崛起,IP改编也成为趋势。

  前不久刚结束首演的《摘星辰》,就由《王者荣耀》世界观衍生而成,但可能因为剧方“想要的太多了”:歌手粉丝、游戏粉丝、剧粉都对此“不太感冒”,价格也虚高,这让这部剧的上座率稍微有些尴尬。

  在《创造2019》舞台上演绎过音乐剧唱段,但比赛时不太突出的选手朱微之,现在有不少音乐剧可以演;外界不太有姓名的SNH48女团成员黄恩茹,通过自己的努力面试上了制作班底不错的音乐剧;因为选秀放弃《声入人心》第一季的赵磊,重新回到了剧院舞台;

  前段时间饱受争议的易烊千玺、胡先煦、罗一舟考编事件,之所以能引发激烈讨论,主要是因为很多人都认为“这届年轻艺人,似乎又想要流量,又想要铁饭碗。”他们中,有人想占坑,也有人想靠粉丝经济“再赚一笔”,当然也不乏真正热爱的爱豆。

上一篇:豆瓣96这群「野」男人疯狂打脸内娱!
下一篇:内娱男星又挨骂这次冤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