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力量“无形”推动 企业实际贷款利率短期抬头

发布日期:2022-02-05 15:14   来源:未知   阅读:

  上行,较去年12月末上行0.07个百分点至5.10%。其中,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个人住房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均为首次上行,二者分别为4.63%、5.37%,较去年12月末上行0.02、0.03个百分点。

  从央行发布的3月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结构图看,新发放贷款的利率回升来自票据和按揭利率回升的贡献,不同的是,一般贷款利率环比持平。对此现象,中泰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戴志峰认为,结构因素大于利率因素。因为一季度是对公投放的旺季,叠加经济复苏,企业融资需求旺盛,对公贷款占比提升,对公综合收益率低于零售,占比的提升一定程度拖累综合收益率。

  对于一季度的一般贷款利率未回升,东吴证券首席分析师马祥云也认同结构因素影响。他认为,一般贷款中的个人经营性贷款和普通消费贷款拖累了利率水平。前者是今年重点投放的普惠金融产品,利率水平较低,在一季度新增贷款规模中的权重又非常高,对加权利率影响比较明显;而后者可能受到银行风险偏好降低的影响,更聚焦于优质客户,利率水平有所走低。

  马祥云说,从宏观的信贷供需角度来看,供需力量仍将推动企业贷款利率继续回升。从结构上来看,预计二季度起零售贷款的占比将逐步提升,有利于推动加权平均利率回升。从区域结构的角度来看,一季度贷款投放更多聚焦于信用优质区域,存在一定的不平衡性,后续随着投放区域更加均衡,利率也有回升动力。

  也有观点认为,各线贷款利率略有回升属于正常波动,大概率不会形成上升趋势。植信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好表示,新发放贷款利率上升主要是票据融资利率上升导致,再加上去年新增信贷数量陡然上升,LPR利率一度调降,导致前期基数较低。而住房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小幅上升的主要因素在于房贷折扣幅度有所下降。3月各线贷款利率回升属于市场正常波动,在政策利率不出现明显变动的情况下,很难形成趋势。

  从近期人民银行释放的政策信号来看,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继续引导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被置于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方向上。

  王好表示,2020年,金融让利实体经济主要通过利率下行、直达性政策工具和银行减少收费三种方式实现。在货币政策保持平稳的前提下,上述方式今年依然有望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当然,未来政策利率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较低,通过引导债券利率下行以及以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优惠利率贷款发放的方式更具可操作性。

  但影响资产端利率下行的因素除了政策因素,银行负债成本的降低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条件。

  去年以来,为控制银行负债成本,监管部门对银行各类高息存款产品进行“围堵”,包括要求商业银行整改“创新”类存款产品、要求银行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规范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等。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份同业存单发行量和到期量均创历史新高,到4月份仍保持较高的净融资额。

上一篇:冬季限定风景 哈尔滨“冰窗花”千姿百态竞相绽放
下一篇:中国银行短期外汇贷款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