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夫妻同日被查的官僚:被带走时裤裆湿透

发布日期:2022-01-25 17:30   来源:未知   阅读:

  夫妻双双把家还,是人生幸事。而一对本来令人羡慕的官员夫妻,却在同一天双双被调查,从此天各一方,显然是人生悲剧。更可悲的是,第二天,男方的妹妹也落马了。

  11月18日下午,湖南省纪委监委网站“三湘风纪”发布两则通报:常德市委书记杨懿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李湘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省纪委监委指定,目前正接受常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不幸的是,杨懿文与李湘江系夫妻。两人是大学同学,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如今一起落马,如此同步令人惊愕。

  据三湘风纪网11月19日消息,长沙市广播电视台(集团)原人力资源部主任杨文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长沙市纪委监委指定,目前正接受望城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一名在职正厅级官员,携手其妻、其妹同时落马,堪称又一“全家腐”的典型,令人唏嘘感慨!

  据海报新闻报道,杨懿文落马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1月15日常德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这次会议由杨懿文主持召开。

  有知情人士表示,“调查组根据上级指示,拿出了多个方案,无论是在其省会家中或者其往返半路、通知到省里开会方式,都存在脱逃风险,最终确定在目标人物任职的市委大院,以召开大会方式让其就位,再以约其谈话方式从会场引至X号楼一楼,宣布相关决定带走。”

  由省纪委副书记带队,亲自负责谈话。谈话半小时后,杨懿文在他人搀扶下,脸色灰白地出来,走向不远侧门的车辆。

  “裤裆后面湿透了,不明液体顺着裤角淌在地上,像蚯蚓一样,一路延伸到他消失的门后。”

  纪委的同志肯定很客气,大概率不会当场宣布杨的“罪行”,除非杨自知罪孽深重,在劫难逃。

  杨懿文从政生涯的第一个“高光时刻”,不是担任领导秘书,而是2009年初出任号称长沙县委书记兼长沙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他主政长沙县的7年间,那片土地上的投资以千亿计。

  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杨懿文第一次名扬全国,并不是因为他的政绩,而是十年前的一起舆情事件。

  2011年春节期间,数十位娄底农民工被忽悠到长沙县做工,几个月下来,不但结不到工钱,反而被当地警方诱捕、拘留,滥施暴力。

  时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的知名网友@御史在途 得知此事后,先后多次向时任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反映情况无果,便在新浪微博上对民工被毒打和拘留的情况作了揭露。没想到,杨懿文不仅没有引起高度重视,还指使有关部门向上级作虚假汇报。

  随后,@御史在途 便公开在微博上对杨懿文及长沙县警方予以抨击,批评“以杨懿文为代表的长沙官僚,心中没有人民,只有自己的形象和仕途。面对舆论的拷问,他们没有选择实事求是地调查和客观公正地处理,而是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真相”“长沙县公安局抛出的情况说明,主要事实全系捏造,完全否认了插手劳资纠纷、毒打民工等事实,我低估了他们的无耻”。

  @御史在途 继而向杨懿文发出对赌“乌纱帽”的邀请:“常有小人向我的领导、同事说长沙县公安局拘留讨薪民工并无不当,因为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的回答是: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请问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同志、亲自部署诱捕民工的长沙县公安局长曾卫国敢说‘如果这些民工的诉求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吗?”

  此事之后,杨懿文的“市场”形象颇为难堪,但是这并未影响他的“官运亨通”。

  0号君就杨懿文案微信采访@御史在途,他回复:“杨懿文出事了,我就不落井下石了。我当年与他并无私人恩怨,公开批评他时,也不知道他是个贪官,只认为他是个没有民本情怀和担当精神的庸官。2016年他到我家乡娄底任市长,年底换届前,碰到家乡新化县的人大代表,我还特地叮嘱他们,说娄底落后,在换届时一定要捐弃前嫌,投票支持杨懿文,让他为娄底人民‘戴罪立功’”。

  @御史在途 认为,客观地说,杨懿文的能力和魄力是不错的。长沙县在全国县域经济与县域基本竞争力百强县排名中,从2004年的第65位,到2013年的第13位,再到2014年的第9位,杨懿文功不可没。不过这些,都不应该成为他搞腐败的资本和理由。

  “这么多的重要领导干部出问题,权力过大又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是主要原因,个性越张扬、胆子越大、贪欲越盛的人,出事越快。所以,个性张扬的杨懿文出事,偶然中有必然。”

  @御史在途 说,“早在2个月前,一位受到杨懿文迫害的干部碰到我时,我就跟他说过,以我近几年对杨懿文在娄底做官行事风格的了解,他最多还可以风光半年,没想到还没到半年就出事了。”

  杨懿文主政娄底,并没给干部群众留下什么好印象。采访中,不少官员提到他时,都冠以“二溜子”“溜子”称号。主政4年,他不仅没有给娄底人民留下可圈可点的政绩,还犯下了不少新的“罪行”。

  去年采访李荐国案件时,娄底不少干部群众就表示,李荐国的主要问题是恶化了娄底的政治生态,而杨懿文则让娄底本就十分薄弱的经济雪上加霜。杨懿文最令娄底干群反感的事情有三件:

  0号君在报道李荐国案件中提到的娄底某大型房地产项目的引进中,杨懿文也是一个重要角色。该项目以引进“希尔顿”酒店品牌和建造238米高的城市新地标作为招标条件,将价值数百万一亩的土地,以极低的价格出让给开发商,一直为当地干部群众所非议。在该项目开发建设过程中,杨懿文频频去现场站台。

  杨懿文是继李大伦后,第二个在娄底市委书记任上被当场抓获的。之前落马的程海波、马勇、李亿龙、陈三新、龚武生、李荐国、刘和生等人,都是被调离市委书记岗位之后才出事的。李荐国和刘和生被留置后,他们曾短暂任职的省社科院和省人大机关,干部颇多微词。

  2021年10月25日,湖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长沙县政协副主席范新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经湖南省纪委监委指定,目前正接受娄底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长沙县的一个副处级干部,“享受”了省管干部的待遇,异地查办,问题显然没有那么简单。1964年出生的范新国,在任县政协副主席前,一直在长沙县自然资源、征地拆迁系统工作,从国土所长干起,直至县自然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到2019年12月后任长沙县政协副主席。

  而作为科级干部的长沙县不动产交易中心主任朱宏良也一同“享受”了省管干部待遇。同日经湖南省纪委监委指定,至娄底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杨懿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突击控制的态势看,不排除有其他突发因素使其导致高层震怒,所以迅速归案。

  事实上,坊间也迅速流出关于他被抓原因的两个其他版本:一说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试图在换届中再显身手;一说其小孩在外闯祸了。接近杨懿文家族的知情人还透露,尽管杨懿文两口子在官场春风得意长袖善舞,但他们有个并不省心的儿子也是公开秘密。据称,杨公子在美国读书,也在境外搞了些特殊买卖。

  无论这些传言是否属实,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纪检监察机关对他的查处属于临时性的果断行动,似乎一天都不想让他呼吸自由空气了。否则,至少会在党代会召开之后再下手。

  湖南政界人士普遍认为,杨懿文与王华平的暗通款曲,正是他破格升任娄底市长的全部原因。自然而然,这也决定了杨懿文的官场宿命。

  甚为吊诡的是,当年5月,中央电视台7频道曝光了当地“环保志愿者”蹲守几十天拍摄到的胜利煤矿某天凌晨三四点“偷排污水”的事情。后经查实,是该值班人员睡着了没有及时往水池里添加石灰。而该煤矿,是新化县数十家煤矿中,拥有污水净化设施的两三家之一。

  上述“新闻”发布之时,正是中央环保督导组进驻湖南之时。央视曝光的第二天,时任娄底市长杨懿文便亲自带队赶到新化处理此事,当天晚上便召开了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会议主题是部署如何抓捕胜利煤矿的矿长和股东。奇怪的是,他的随行人员中,没有一个环境保护部门的干部,也没有分管环境保护的领导。

  新化县时任公安局长李某某表示,在事件还没能定性之前,警方不能随便抓人。新化县环保局局长吴某某表示,在央视报道播出后,第一时间便向娄底市环保局做了汇报,提出了相关整改措施,都得到了肯定答复。同时咨询了省环保厅的环保专家,他们都认为这个事件完全不构成刑事案件,抓人得慎重。吴某某话音未落,杨懿文竟暴跳如雷,怒骂道:“谁要你请示省市环保局领导的?谁给你权力咨询省环保专家?你这个环保局长还想不想干?”

  尽管资产远大于负债,九龙集团还是被极力推动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九龙集团所有在建项目一律停工,经营基本停止。此前,与债权人签订的债务偿还协议又被搁置空中。

  2018年初,娄底中院通过管理人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对九龙资产进行评估,认定该企业集团资产总额59.9亿元,债务总额51.1亿元(含2014年7月至2018年3月民间融资新计利息8亿元)。

  无论哪一家的评估结果,都足以说明九龙集团利用民间融资购买、储备了大量优质资产,其中包括娄底粮食局、韶山、老九龙等地以及位于长沙高铁南站附近的100亩左右颇具增值空间的黄金地块。只是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开发、利用、增值、变现、清债而已。

  有识之士认为,九龙集团司法重整还是充满着巨大的成功希望。其时,在娄底中院的主持下,有关各方做了大量的工作,重整积极推进。

  然而,2019年1月22日,娄底市政府工作组却突然发布九龙集团旗下金韶公司100%股权以13.2亿元的总价挂牌拍卖“招商公告”,报名截止为2月15日,挂牌截止时间到2月28日。2月4日为农历春节。

  这个“招商公告”,不仅债权人委员会、九龙集团无人知晓,就连娄底中院相关庭室法官也被蒙在鼓里。

  这意味着,不足两年时间,九龙集团在娄底市政府及司法机关的控制之下,资产总额居然迅速缩水了31亿多元。

  到2019年9月份,肖正滔等15人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骗取贷款、诈骗、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职务侵占等罪名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上一篇:叶蒙:关于加快县城城市化建设的思考
下一篇:宝“藏”故事丨以“金珠”为名